茶马古道用自己的话总结(茶马古道的新生活)

茶马古道的生命力(上)

今天让我们继续循着茶马古道的遗迹巡游,从南方丝绸之路脱身,我们一路向北,向着世界屋脊而行,那注定是一条艰险、困苦却始终充满希望的长路——滇藏茶马古道,在许多研究者的不断探索中逐渐还原出它的面貌。

茶马古道用自己的话总结(茶马古道的新生活)

滇藏茶马古道:茶叶运输大通道

滇藏茶马古道及后来并入茶马古道系统的,洒落在更广阔山野间的许多古道,就比较草根或者低微了。尽管这些古道历史上曾在货物流通、商旅往来、文明传播的过程中,发挥过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文献中有确切记载的寥寥无几。甚至许多条道,卑微得连个名字都没有。要不是20世纪90年代,“茶马古道六君子”凭借一腔热血深入考察并命名,我相信这个庞杂的古代交通网络,至今仍会荒芜在崇山峻岭间日益败落。

我们今天所说的滇藏茶马古道,主干线是从现在普洱茶的主产区西双版纳、普洱、澜沧一带出发的。当勐腊、勐海、澜沧一带的茶汇集到思茅、宁洱一带后,古道继续穿行在茶的主产区景谷、镇沅、景东、南涧,经巍山进入大理。然后从洱源、剑川、鹤庆、丽江、香格里拉、德钦出云南,进入西藏芒康,经左贡、邦达、昌都、洛隆宗、工布江达抵达拉萨。

茶马古道用自己的话总结(茶马古道的新生活)

另一条茶马古道从现在的四川雅安、汉源一带出发向西,经泸定、康定、雅江、理塘、巴塘从竹巴龙过金沙江后,抵达西藏芒康汇入滇藏茶马古道。当滇藏茶马古道到达拉萨后,可经江孜、亚东进入尼泊尔、印度一带,与南方丝绸之路在南亚次大陆相逢。

实际上,这只是滇藏茶马古道的主干线。以这条干线为主轴,向四周延展开的支线是十分繁杂的。另一条进藏的支线,从思茅、宁洱一带出发,沿德宏、保山进入怒江,再沿怒江大峡谷前行,经丙中洛进藏。从古普洱府,也就是现在的宁洱出发,经墨江、元江、峨山、玉溪直达昆明的线路,也是这些支线中十分重要的一条。因为这条路,以最近的距离将茶产区与南方丝绸之路连在了一起,经五尺道直达四川、中原乃至京城,形成了贡茶古道。

茶马古道用自己的话总结(茶马古道的新生活)

滇藏茶马古道从丽江到德钦这段,除主干线过金沙江经桥头、中甸、尼西,再过金沙江到奔子栏,翻白茫雪山到德钦外,还有另外两条可供选择。一条是沿金沙江北上,经巨甸、塔城、拖顶、霞若翻格里雪山到奔子栏,与第一条路交汇北上;另一条是从巨甸西进维西,再顺澜沧江北上经小维西、康普、叶枝、换夫坪到德钦。所以我们无从以某一条单一的线路来指代茶马古道,因为这是一个庞杂的交通系统。

就滇藏线而言,这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茶马古道,是茶叶运输的大通道。其形成的历史,应当不晚于唐朝初年。因为早在唐初南诏国尚未统一六诏之际,来自青藏高原的吐蕃势力就已经进入到了洱海区域北部的丽江乃至剑川、洱源一带了。吐蕃势力的到来,至少说明在当时的吐蕃与南诏国之间,存在着一条往来“便利”的通道。彼时,这条通道更主要的用途,应该是军事,但当时云南的茶叶,也开始通过这条通道运送到藏区。

茶马古道用自己的话总结(茶马古道的新生活)

滇藏茶马古道的真正兴盛,主要源自于唐宋时期的“茶马互市”。因康藏属高寒地区,海拔都在三四千米以上,糌粑、奶类、酥油、牛羊肉是藏民的主食。在高寒地区,需要摄入含热量高的脂肪,但没有蔬菜,糌粑又燥热,过多的脂肪在人体内不易分解,而茶叶既能够分解脂肪,又防止燥热,故藏民在长期的生活中,创造了喝酥油茶的高原生活习惯,但藏区不产茶。而在内地,民间役使和军队征战都需要大量的骡马,但供不应求,藏区和川、滇边地则产良马。于是,具有互补性的茶和马的交易即“茶马互市”便应运而生。这样,藏区和川、滇边地出产的骡马、毛皮、药材等和川滇及内地出产的茶叶、布匹、盐和日用器皿等等,在横断山区的高山深谷间南来北往,流动不息,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日趋繁荣。

茶马古道用自己的话总结(茶马古道的新生活)

古道上流淌着的文明

如果说南方丝绸之路和滇藏茶马古道是这一交通系统的两大主干线,那么以这两条主干道为骨架,呈现出来的这个交通系统是十分庞大的,我相信没几个人能把整个茶马古道系统的来龙去脉完全说清楚。

除了两大主干线外,这个系统中还有许许多多的支线与干线相连,并向外延伸,不断拓展和丰富着茶马古道的内涵。比如从勐腊进入老挝的滇老东南亚古道,可经老挝直通东南亚国家;从红河进入越南的糜冷道,在汉朝就已经形成;从大理、鹤庆、丽江、永胜进入四川西昌的贡茶道;以鹤庆为起始的买马古道,就是宋朝和大理国之间形成的以马和茶为交易的古道……

茶马古道用自己的话总结(茶马古道的新生活)

作为一个非常具体的载体,在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有无数的茶叶、食盐、药材、棉布、丝绸、日常用品等等,或由骡马、牦牛驮着,或是人背肩扛,往来穿梭于古道,沟通起不同区域间货物往来的同时,也让古道沿线的许多村寨、集市因古道而兴。当然这只是我们可以直观看到的,这条古道最伟大的地方,还在于它是文明传播的路径,促进人类文明交流发展的同时,也促进了各民族间的融合发展。茶马古道串联的喜马拉雅文化带,素来有“亚洲文化水塔”之称,这片区域也是民族迁徙的走廊,众多民族文化在此孕育并走向世界。

茶马古道用自己的话总结(茶马古道的新生活)

大理、喜洲、丽江、束河、独克宗借助昔日在古道上的重要位置留下来的富集文化遗产,成为旅游热潮下的第一批受益者。而更多的古镇,正凭借被湮没已久的古老容颜,以艺术般的沉静、优雅和古朴,吸引来无数好奇的目光。丙中洛、沙溪寺登街、鲁史、云南驿、磨黑、碧溪、娜允、易武、石羊、光禄、黑井、娜姑、诺邓、蛮耗、建水、团山、石屏、迤萨……在云南的茶马古道沿线,这样的古镇、古村落有几十个,每一个都是大地上的珍珠,每一颗珍珠里折射出的光芒,都可以编织起一本以小见大的史书。可以说,在许多历史时期内,茶马古道与普洱茶是相辅相成的,以至今天我们说茶马古道离不开茶,特别是普洱茶;说普洱茶的文化与历史同样离不开茶马古道。如果说普洱茶是茶马古道必不可少的维生素,那么茶马古道就是普洱茶的文化基因……

本文节选自

《茶马古道的生命力》

作者丨段兆顺

原文刊载《普洱》杂志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