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的茶馆成千上万,

但弥留着老成都味道的

早已茶香沓逝。

然而在千古水码头的黄龙溪古镇,

有着这么一家百年老茶馆

——复兴茶馆

以它独特的姿态被当地人守护着。

传统茶馆的秩序、礼仪和诸多细节,

在复兴茶馆有所恢复和重现。

我们一同走进复兴茶馆及老成都

别致、有趣的茶文化。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若有“时光隧道”可通古代成都,

从灯火辉煌的大街忽然跨到

千年前月明星稀的解玉溪岸,

隔墙听见寺僧晚唱梵呗,

钟磐悠悠若召迷魂归去,

我愿留在那里,不再返回…...

——《老成都·芙蓉秋梦》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土夯的地面,竹篾的墙,破损的地方用老报纸贴满,倾斜却不倒的房梁。屋顶去年捡过瓦,不漏雨。收钱的钱箱是最老那种,算账的柜台也是。 一茶一盏,长柄铜壶,老虎灶上不断烧着水。老三花10元,花生大小碟10元或5元。倒茶的吆师,五、六十岁,一身长衫,扣子扣得精精神神,严严谨谨。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此刻,吆师些坐在竹椅上喝茶看报纸。这样的场景让人感到穿越。啥子情况,《参考消息》居然还没停刊啊。吆师报纸看得津津有味,但不会忽略qia进门的茶客。

堂倌眼神更敏锐。有客人刚进茶馆,堂倌扯开嗓门喊,客官5位。确实不用点茶。来这种老茶馆,不喝三花就是装神,未必要喝金骏眉或者碧潭飘雪啊?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堂倌喊堂,声音敞亮,略带嘶哑,气场拿得够关键是拿捏精准,真实而不装,听得人身躯为之一震。还没回过神来,吆师一只手臂上一排茶船,另一只手拿盖碗,手臂一抖,茶船端端正正摆在桌子上,茶杯放好,倒茶迅速精准,收尾遒劲。 水柱腾空,茶碗作响,瞬间收起。水和碗口齐平,一滴不漏。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哦哟,见多了滴水不漏的事情最终一滴不剩。吆师倒茶这功底,资格了的,值得颂扬。就是你们说的点赞。你们一定还会进一步称赞,这家茶馆,网红气质十足,或十分文艺。

哪里文艺了?老成都地道的老茶馆不就是这样?和文艺有什么关系?茶馆基本的礼仪,在这里至少还看得到,堂倌前堂招呼,吆师在后积极响应。前呼后应。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客人几位,花二毛一,(花茶两杯毛峰一杯),喊得清清楚楚,掷地有声。这是基本格局。客人起身要走,堂倌也要先喊,吆师照旧响应,客人慢走或者慢请。

话语不多,但内涵深远。吆师的回应,暗地里是说,茶钱已收。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不可能找客人明着收茶钱。客人不给,堂倌不问。送客说慢走,也不可能再加一句下回再来。说下回再来,就显得怂了。以前茶馆卖茶,气质满满,做生意大套大气。是做生意的体面。

包括在以前,看得出你是道上混的,是当官的,是位舵爷,行为端正,造福社会,堂倌必定一眼看得出来,招呼时语调音量会有变化,吆师听得懂,会主动给舵爷打个帕子。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就是上一张干净热毛巾擦脸擦手,但毛巾不是递过来的,所谓打,是堂倌用手指让帕子旋转起来,扔到吆师手上,吆师接得稳稳当当,帕子始终保持旋转。

复兴茶馆的烟箱子也很古老,揭开是烟箱,纸烟朝外,面向客人。金沙江或者红炮台,一分钱一支。当然这些烟,现在很不好买了。不过,过去老茶馆的场景、风貌、礼仪在复兴茶馆得以最大限度的重现。

所以说,复兴茶馆比彭镇彭镇观音阁老茶馆更地道,更不要说鹤鸣茶馆诸如此类。也许曾经,在青羊宫最老的清风茶铺,能见到这样的老茶馆场景和礼仪。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至少,老茶馆是不该有热水瓶的,客人不会自己添水。

吆师提这铜壶,壶嘴朝后,免得烫伤人,不断在茶馆穿梭巡视,给客人加水。加水手上是有手法的,一个隐蔽的小动作,把朝后的壶嘴转过来。 老话说,头堂二吆三墩子。堂倌和吆师的专业地位由此可见。 老茶馆的诸多礼仪细节,复兴的几位老师傅,处理起来老练成熟,流畅从容,游刃有余,情节复杂,信息量巨大。就是所谓的教科书级别。 不论喝茶的人懂不懂。

一杯盖碗茶,茶盖为天,茶船为地,茶杯为人,盖子一盖,天地人和。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三花或毛峰,喝得淡就轻刮杯沿,喝得浓就重刮。黄龙溪作为作为茶马古道和南方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种茶历史悠久,茶文化底蕴深厚,“武阳买茶”之说说明黄龙溪还是川西最早的茶叶市场之一。留存一间地道老茶馆,简直应该。

在复兴茶馆,有时还会有打金钱板说书的人表演。

解放以前,这样的老茶馆在黄龙溪有7、8家。其实更准确说,茶馆在200多年前就有,黄龙溪最早的三条街,以三为主,一街三庙,三叉河口,当铺、钱庄、赌坊正好也是三家。老茶馆其实是在解放后重新恢复的。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就成都来说,当时仅五十万的成都有600家茶馆,到今天估计上千上万家。民谣不无夸张地说:茶馆是个小成都,成都是个大茶馆。

川大教授,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历史学博士,现得克萨斯A&M大学历史系教授王笛写过一本关于茶馆的书,《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推荐大家一读。

书中说,和欧洲城市相比,传统中国城市缺乏公共空间,没有广场、教堂、体育场等供不同人群聚集以交流意见的公共场所,也没有一个活跃、自治的市民社会。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中国城市有其不同于西方的特点,同样存在一个生命力顽强的社会共同体,人们自发地维护公共福利,并分享着共同的社区空间。茶馆就是成都这座城市的公共空间。

在这个特定空间里,社会处于一种富有弹性的自我调适之中,而茶馆的设计、位置、朝向、地理分布等,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决定人们日常的空间活动、交友和社区内的组织形成模式。总之的总之,茶馆是有趣的地方,而像复兴茶馆这样的地方现存不多,值得专程去打卡。

成都市区喝茶的老茶馆(成都老百姓爱去的茶馆)

来源:茶道CN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