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山茶别样红一枝一叶总关情(别样茶情,别样诗)

见过太多流芳百世的苦荼

一千年前,茶文化兴盛,一个叫范仲淹的北宋文学家,赞扬咏叹茶之魅力,写出了“斗茶味兮轻醍醐,斗茶香兮薄兰芷”。

其中醍醐,指从酥酪中提制出的油,是一种凝练出的精粹。

《大般涅盘经·圣行品》:“譬如从牛出乳,从乳出酪,从酪出生稣,从生稣出熟稣,从熟稣出醍醐。醍醐最上。”

即茶之甘鲜,令醍醐都失色,茶之芳香,令“王者之香”的兰花都显逊色,简短一句诗,茶之甘鲜与芬芳,跃然纸上。

皎然言茶,“此物清高世莫知”,宋朝官员李正民言,“茶称瑞草世所珍”。

诗僧齐已有感茶园之美,写道:

枪旗冉冉绿丛园,谷雨初晴叫杜鹃。

摘带岳华蒸晓露,碾和松粉煮春泉。

一芽一叶的茶叶,芽尖细如枪,叶开展如旗,颇具古代长枪挑旗的神韵,茶园无限生机,谷雨初晴,杜鹃啼春,谷雨茶也开始了采摘、制作。

《易·系辞上》言:“方以类聚,物以群分。”

唐代诗僧皎然,为南朝大诗人谢灵运的十世孙,与“茶圣”陆羽志趣相投,结下“缁[zī]素忘年之交”,深谙茶之真味:

九日山僧院,东篱菊也黄。

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

九月菊黄,金灿灿的一片,俗人只知道用菊花来泡酒,却不能体会菊花入茶,芳香醉人的感受。

品茗、赏菊、赋诗,心一旦有了禅意,哪怕是平淡无奇的生活,也能将其过得满富诗情画意!

“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雕刻家罗丹说,

“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

愿我们跟随诗人的笔触,体会茶诗所传承的文化中的那份美与意趣。

来源:杯小茶,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