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茶要与懂得人共饮(茶的鉴赏与品饮)

笔下有乾坤 壶中见精神

——报人与茶的风云际会

好茶要与懂得人共饮(茶的鉴赏与品饮)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面对民族危亡,中国人民奋起反抗,仁人志士奔走呐喊。有些人直接拿起了武器,而报人们则挥动起如椽大笔,一篇篇振聋发聩、激昂慷慨的文章见诸报端,成为唤醒民族灵魂、沸腾爱国情怀的利器。

提笔落墨之际,茶始终是报人们的精神伴侣。作为中华文化的杰出代表,茶历史源远流长,内涵博大精深,中华茶道一以贯之、传承有序。中华报人更是将茶道精神演绎得分外瑰丽,茶香不仅滋养了报人精神,他们还以茶为笔写春秋。笔下有乾坤,壶中见精神,报人的笔端汹涌澎湃的不仅是对理想生活的追求,更是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翘盼。

好茶要与懂得人共饮(茶的鉴赏与品饮)

林清玄

与对味的人对饮

“茶,是为了友谊而存在世间的;最好的茶,则是为了知味的人存在世间;我们到处找茶品茶,不也是渴望着与知味的人对饮吗?”

——林清玄《龙井问茶》

以茶交友,以茶会友,是中国人最具人情味的友情观。

翻阅近代报人的日记、书信或回忆录,散淡平实的文字背后是一个生动活泼的人。尽管他们中有许多人被我们敬奉为“大师”“大家”,但他们终究不是神秘莫测、高高在上的神明,而是一个有血有肉亦有七情六欲的人。

他们爱茶,以茶陶冶性情,又借一杯茶结交知己同道。正如抚琴有知音,品茶亦有知味者,好的茶,要同懂的人、对的人分享。懂的人,不难找。难得的是,对的人。

好茶要与懂得人共饮(茶的鉴赏与品饮)

什么样才算是“对的人”?于恋人而言是情投意合,于朋友而言则是志同道合。尤其是生活在那个风雨飘摇、风云变幻的年代,他们以文载道,以文救国,以文济世,“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春秋”。

鲁迅、周作人、沈从文、萧红、萧乾、郁达夫、郭沫若、施蛰存、戴望舒、林语堂、曹聚仁、丁玲、冰心、林徽因、冯雪峰、郑逸梅、张恨水、巴金……或报人,或作家,或学者,总有一杯茶,将他们连接起来,连成一个庞大的民国“茶友圈”。

如前文所述的施蛰存与丁玲、胡也频、戴望舒、沈从文,皆为挚友。

好茶要与懂得人共饮(茶的鉴赏与品饮)

1936年,施蛰存因病在杭州休养。

每逢周日上午,他都要去西湖畔的喜雨台喝茶。那里也是古董商聚会地,他也因此近水楼台先得月,得以经眼不少古玩,还捡了漏。那时,南宋修内司官窑遗址刚被发现,施蛰存入手了青瓷碗碟20余件,从此也染上了古玩之癖。这一雅癖,因茶而起,又因雅玩,与沈从文志趣相投。

林清玄也是重友情者。他一生交友无数,朋友分享的好茶也无数。所以,他的茶叶罐上,从不标地名、茶品种名,标的而是朋友的名字。“喝茶的时候,使我们有一种美好的感情,被友谊所充满,茶的滋味就好了几分。好茶,不就是为了友谊而在世间的吗?”

有时,与朋友对坐饮茶,一生只有这一回,“一旦过了,就再也不可得了。”林清玄先生说的正是茶道的“一生一会”。

好茶要与懂得人共饮(茶的鉴赏与品饮)

记得前段时间,某航班遭遇空难,有网友感慨地写道:“真正的离别没有桃花潭水,没有长亭古道,只不过在同样的洒满阳光的早上,有人留在了昨天。”

这也令人不禁想起施蛰存与胡也频、丁玲夫妇的茶约。他们曾相约新年茶聚,但人算不如天算。不久,胡也频被捕牺牲,丁玲也被绑架,颠沛流离。这一别,就是一生,“缘悭一杯茶”!

的确,人生无常。但,林清玄相信,“生命虽然无常,但并不至于太短暂。与好朋友也可能会常常对坐喝茶,但是每一次喝茶都是仅有的一次,每一次相会都和过去、未来的任何一次不同。”

于是,林先生在和好朋友喝茶时,“总是试图把朋友的面容一一收入我记忆的宝盒,希望把他们的言语、眼神、微笑全部典藏起来,生怕曲终人散之后,再也不会有相同的一会。”

好茶要与懂得人共饮(茶的鉴赏与品饮)

2019年1月23日,林先生突发心脏病离世,还没来得及向家人、亲友,向这个世界告别。但,也许他并没有留下遗憾,因为他对每一杯茶、每一个朋友,都“以美与爱来相托付、相赠与、相珍惜”。

正如他喜欢写了送给朋友的句子:“有时,人的一生只为了某一个特别的相会。”

在不可思议的因缘里,与有缘人相会,与对味的人饮茶,哪怕一生一会,足矣。

·END·

来源:陕茶网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