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中的传统茶文化(有关茶文化的整首古诗)

茶芽是尚未发育成长的叶的雏形,是茶叶中最为细嫩的部分,一般来说其采摘下来属于茶叶中的上品。

用粟粒,麦粒来形容茶叶芽头细小的巧美;用琼蕊、蓓蕾来刻画茶芽如初绽花朵般的纤嫩;“笋”“云腴”等词是对肥壮茶芽的赞美;这些都表现了诗人对茶芽的十分喜爱。

芽梢之美

“枪旗鸟爪劲姿爽,鹰嘴雀舌展芽叶”

当茶芽伸出叶片时,在情思入微的诗人眼里其形态特征又有了新的变化,诗人将芽梢美凝练成不同的意象,用“枪旗”“鹰爪”等形容笔挺的芽梢,用“鹰嘴”“雀舌”等形容芽梢上芽头初露略显弯曲的状态,既表现了茶芽的形状,又赋予了其无限的生机。

团饼茶之美

“圆如皓月润似玉,方比珪璧芳胜兰”

在诗词中,团饼茶的美多被形容为“珪壁”“圆月”“黑玉饼”,“壁”“珪”“玉”都是古人用来形容美好事物的代表,是对于其欣赏事物的美誉,古代文人视品质优异的茶饼色泽润亮美如光润的玉石和皎洁的月亮,方形的如珪,圆形的如满月。

来比喻饼茶的形状与光润,尽管至今已历经数百年,但仍能让读者感知作者在欣赏茶的外形时油然而生的珍爱之情。

茶香之美

清幽美

“香飘九畹清若兰,幽薄芳草得天真”

诗词中的传统茶文化(有关茶文化的整首古诗)  

清幽之香是一种若有若无,但却让人嗅之清神爽气的芳香。唐宋文人特别爱用兰花香来喻茶香,兰花香以其清幽被称为“王者之香”,清幽的茶香是诗人笔下美的意向,茶香中蕴涵淡然的高贵,让人感知的是一种旷达的心襟,一种心神的清爽,一种趋于宁静的美。

悠远美

“疏香皓齿有余味,更觉鹤心通杳冥”

宋代袁枢《茶灶》:“清风已生腋,芳味犹在舌”。品茶之后,齿颊间香韵绵长,久留不散,茶的清香让人体会到飘然欲仙的美妙境界。

人与茶香已融为一体,那渺渺的茶香牵引着追求自由的思绪,奔向一个悠远的世界。

脱俗美

“风流气味未染尘,不是人间香味色”

茶香的脱俗,在宋代诗人黄庭坚的笔下是“一种风流气味,如甘露,不染尘凡”的清新,是“香引春风在手,如粤岭闽溪”的旷野,诗人沉醉在茶香的萦绕间,看到了南方清丽的山水,涤尽了俗世的纷扰,让人感到生机无限,即使是最为平凡的生活也充满希望。

茶味之美

清美

“流华无尘净肌骨,疏瀹清味涤心源”

清是中国美学中一个很重要的范畴。清之美,其基本意义是“澄水之貌”,茶味之清,表现在淡,这种淡,不是寡淡,而是轻淡,其味觉是层次丰富而微妙的。

这种微妙的味感,在诗人笔下引申成为一种心灵的澄清无染,正是唐代书法家笔下的“流华净肌骨,疏瀹涤心源”。

甘美

“琼蕊甘露贵流霞,灵芽云液胜醍酮”

茶味微苦,细品之下,生津回甘,这种苦后回甘的茶味广受文人们的称颂,在唐宋诗人笔下,将茶的这种苦后回甘之味比作仙人所饮用的“甘露”和“琼浆”,甚至胜过甘醇的“流霞”和鲜美的“醍酮”,更是象征着一种人生柳暗花明的旷达意境。

鲜爽

“茗饮醇滑齿颊香,消尽醒醵爽气来”

好茶往往滋味醇爽,入口润滑而不紧涩,饮过之后齿颊留香,提神醒脑,畅意不已,唐宋诗人将这种让人通体舒泰的美感谓之“爽”。

茶之爽可提神醒酒助文思,“茶爽添诗句,天清莹道心”,以茶助文,茶之美在中国诗词的历史上添上了浓墨的一道。

茶之美

是中国传统美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茶叶以其缤纷之色、芬芳之香、鲜醇之味

给予了我们视觉嗅觉味觉上美的享受

文人墨客将茶美书于纸上

我们才有千百年后隔着时空对话的机会

淡茶清新,浓茶醇配,

味道各别,如同人生的经历,平和而不失情趣

品茶是一种美的享受

更是一种人生境界的修炼

茶所包含的那种含蓄、隽永,兴味悠然

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具化意象

是我们人生的一种追求和向往

来源:新华国茶,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