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命种在了祖国的土地上,陈向中的身影依然清晰。

云南的现代茶园建设起步于上世纪50年代,在80年代开始了大面积推广。而这就需要大量的茶树幼苗。云南的各大茶产区当时以老茶树为主,产量低,繁殖慢,不能适应当时扩大茶园面积的要求。

科技工作者的热忱被时代的需求唤醒。肖时英带领团队先后尝试了茶籽育苗、茶树扦插、茶树高位压条等多种方法解决育苗问题。

然而,云南大叶茶扦插不易发根,成活率低,经过无数次的失败,肖时英终于探索出“以苗育苗”的扦插新方法,使云南大叶茶的扦插成活率提高到80%以上,为后来开展无性系茶树良种选育打下坚实基础。从1961年到1964年,在他的推动下,当地新建5000余亩的高标准现代新茶园。

在提高产量之后,肖时英先生并未止步,他继续走在科技兴茶的道路上,以科技手段提升茶叶的安全和品质,使茶园管理步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把生命种在了祖国的土地上,陈向中的身影依然清晰。

普洱茶自兴起以来,云南茶产业的发展有目共睹,从20世纪80/90年代以出口为主导的茶叶大省到近些年成为中国茶叶内向市场的风向标,普洱茶在中国茶界地位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云南,大叶种茶叶就品种资源而言,有着天时地利的优势,可媲美中国茶类的任何一种名茶。

我认为,茶叶的发展有四个阶段:最开始是初级农产品阶段,通过科技提升产量、质量形成轻工业产品,通过精准的定位和广泛的传播形成品牌,最后通过茶文化的赋能才能脱离农副产品,登上大雅之堂。肖时英先生给云南普洱茶规模化、可持续性的品种推广,打下了坚实基础。云南现有茶园面积700多万亩,古树茶约在5%以内,而台地茶园约占95%。这个数据的背后,肖时英先生的贡献是不可忽视的。

把生命种在了祖国的土地上,陈向中的身影依然清晰。

广东,是普洱茶仓储的重镇,来自云南的普洱茶藉由成规模的仓储形成了蔓延全国的影响力,这里也是众多精品老茶的汇集之地。来自云南众多茶园的原料,经过时间历练,最终成就经典。先生虽走,他培育的茶种却一直青葱茂盛,肖先生也用另外一种方式,继续生长在云南这片土地之上。

广东省茶文化研究院院长

林楚生

本刊评论:

普洱茶独特性的一个方面在于其丰富而包容的产业链,或许我们也可以将其理解为一种相互链接、相互促进的生态系统。从茶树的一株苗到仓储的一饼茶,它们的有机联系像汩汩流动的血脉。肖时英先生的茶树育种工作,不仅让茶园葱茏茂盛,更是整个普洱茶产业链上重要的一环,从而深远地影响着云茶产业的发展。

来源:普洱杂志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