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树茶有什么表现(古树茶2022)

古树茶有什么表现(古树茶2022)

今日千家寨的野生茶树王
接近《茶经》中大茶树的上限

今天我们探讨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历史上的古树茶。我们在经历古树茶升温的时候,可能很少有人会问,古树茶是不是现代人提出来的概念?历史上有没有古树茶或者说大树茶?

按道理应该是有的,因为茶史至少一两千年,两三百年就算古树,那古时候,应该也有古树茶啊。那为什么好像没那么热,是什么原因?

第一个问题好回答,有,而且一直都有。第二个问题涉及的东西多一些,我们一点点来分析,会很有启发。

茶这种植物,在陆羽《茶经》之前,只有零星的记载。我们先从陆羽《茶经》开始考察。

《茶经》第一句话: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

从形态来说,一尺二尺是灌木,数十尺肯定是大树了。唐尺大概相当于今天30厘米左右,十尺已经不小了,那数十尺放到今天来说,也是单株甚至茶树王的级别。

两人合抱是什么概念呢?干围在3米多,这个在今天来说,也是非常大的古树,数量稀少,一个茶区能有几棵这么大的就不错了。

这些树出在哪里呢?巴山峡川,重庆到湖北西部这一代,离陆羽老家天门也不太远,应该说这些说法是靠谱的。这也说明,这一带是唐代古树茶分布的区域之一。

但是后面这四个字就比较触目惊心了:“伐而掇之”,砍了采。真有这么干的吗?有,前些年云南也有这么干的,现在没有了,但像缅甸一些偏僻地区偶尔也有。为什么?因为野生茶是无主的,今年采了,明年不一定是你的,十几二十几米的大树爬树危险费力,那如果短视一点,就可能砍了采。

如果都这么干,可以想象,这一带的古树资源支持不了多长时间。

其他地方有没有这么大的树呢?我们探讨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一点,茶树大不大,不仅仅和树龄有关系,和树种,和自然条件都有关系。有的茶树就是长不了那么大,而且,长着长着就老了。

唐代现存的资料看,这种大茶树应该还是少数。我们看另外一个传说。《神异记》里面讲余姚人虞洪进山采茶,遇到了一位自称丹丘子的仙人,这位仙人觉得虞洪做茶做的比较到位,于是特点指点他找到“大茗”,于是这个仙茶就被发掘出来了。

这个记载也被收录在《茶经》里面,不过这个“大茗”究竟是什么呢?是说茶树大,还是叶子大呢?我们也无从知晓。如果从仙气儿的角度看,大叶茶似乎没大树茶更震撼。如果是指大茶树的话,那倒是很有意思,因为在唐代,余姚所在的浙东、包括浙西,似乎很少有大茶树。这个故事说的是西晋时候的事,会不会有时代变迁的因素在里面?

这些只能猜测,但是在茶文化发达的宋代,古树茶就不是猜测了。我们都知道宋代茶最好的就是建茶。这个不光是名气,而是有真正的内涵作保证。建茶好到什么程度呢?别的地方的茶在加工的时候,生怕流膏导致茶味淡薄,而建茶加工的时候,还怕膏流的不够多。这就是茶质非常好,内涵物质非常丰厚。

建茶为什么这么好呢?除了环境,其实更重要的是茶树本身。我们看沈括《梦溪笔谈》:

“建茶皆乔木,吴、蜀、淮南唯丛茭而已。”

什么意思?建茶是乔木,其他地方都是小灌木。这个很有意思,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宋代的巴蜀一带,也已经不清楚有多少大树茶了。

梅尧臣也说:“建溪茗株成大树,颇殊楚越所种茶。”

这里面讲的差不多,建茶多大树,而在茶叶传统产区的长江中游和下游地区,基本上没有什么大茶树了。

古树茶有什么表现(古树茶2022)

今日云南某茶山茶树,体量相当于当时建茶的大树

建茶的树有多大呢?庄绰《鸡肋编》:

“韩岜知刚,福州长乐人,尝监建溪茶场,云茶树高丈余者极难得……”

丈余也就是3米多,这个和唐代巴山峡川的比,不算很大。我们拿到现在云南古树茶的范围来说,也是比较常见,不算很突出。为什么呢?

因为唐代巴山峡川的茶是野生古树,现在云南普洱临沧一带森林里的野生大茶树,高达十几米很正常,甚至二十几米都是有的,树形也往往是高挑的。但是栽培型的古树,相对来说没那么高,树形也往往更舒展一些。

宋代最好的茶是大树茶,这个有没有道理呢?

我们今天说古树茶受到重视,有多方面的原因。最简单的来说,就是两个方面。

第一个,更干净,这个主要不是食品卫生,而是食品安全。台地茶密集种植、品种单一,必然容易有病虫害,而古树茶相对来说好得多。我们这些年监测的经验,很多生态好的古树茶,即便用最严格的标准,农残检测结果仍然是零,因为本来就没有嘛。有些生态不那么好的,可能受到周围环境干扰,会有一点点,但是远远低于欧盟标准,更不要说国内标准了。

古时候没有农残这个问题,即便是灌木,种植生态也比现在要好得多。那就要看第二点了。

第二个,茶质更好。古树能够呈现丰富的香气滋味,同等条件来说,口感要远远好于台地茶。为什么的大树茶的口感更好,其中一个原因是大树的根系扎得更深更广,吸收的土壤物质自然更丰富。另外还有大树机能和茶树品种本身的原因。

我们今天如果到北苑、包括整个建瓯地区去看,基本没什么大一点的茶树了,不仅现在是这样,明清时期也是这样。

《续茶经》引《随见录》就说:“《笔谈》云,‘建茶皆乔木。吴、蜀惟丛茭而已’。以余所见,武夷茶树俱系丛茭,初无乔木”。

作者感到很困惑,为啥建茶、武夷茶(那个时候统称武夷茶)没有乔木呢?他提出两种解释:第一个,是沈括搞错了。当然,我们看建茶是乔木这个记载不是孤例,甚至还有具体高度,前面就有三处文献。

我们再举一例,《十国春秋》里面讲:闽国皇宫里有两株茶树,称为“清人树”。每年春天嫔嫱们采茶,要搞一个活动,叫“倾筐会”。我们想象一下,这两株应该是大树。否则随便找一个宫女采一下就完了,不可能大家一起采,还搞成一个大聚会。我们现在云南有些地区的大树采茶就是这个样子,七八个人同时采一棵树,有的身影隐在茶树中,都不容易看见,很壮观,总而言之沈括应该不会搞错。

那第二个解释,茶树品种变异了,乔木变成灌木了。这个并非天方夜谭,在一定自然条件下,品种的变异是很自然的现象,这个是非常正常的。我们看在云南,有些可能是来源于四川或者江西的小叶种,也都能长成好几米的大树,这个也是有意思的现象。还有的本来是乔木,通过不停的打条,慢慢看起来和灌木没有区别,这个是养护带来的变化。

不管怎么说,建茶已经不是乔木了,现在我们看武夷山一些比较大一点的茶树,虽然两三米也有,但是品种应该不是过去说的大树的概念了。

建茶的衰落。这个除了品种的变迁,也和养护有很大关系。建茶、武夷茶曾经经历过严重的过度采摘。我们看《武夷山志》:

“嘉靖三十六年建宁太守钱嶫,因本山茶枯,奏免解茶,将岁编茶夫银二百两解府,造办解京御茶改贡延平”

名震天下的建茶,居然到了茶枯的地步,这是为什么呢?

《武夷茶歌》中说:“景泰年间茶久荒,喊山岁犹供祭费。输官茶购自他山……往年荐新苦黄冠,遍采春芽三日内。搜尽深山粟粒空,官令禁绝民蒙惠”。

这个就是过度采摘,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完全违背了茶树的自然生长规律,一年两年还能缓过来,时间长了,那就不可逆转了。

那明代还有没有古树呢?有啊,我们看李元阳《大理府志》:“点苍茶树、高二丈、性味不减阳羡,藏之年久,味愈胜也。”

古树茶有什么表现(古树茶2022)

今日苍山感通寺内茶树

二丈多高的茶树,称为大树是没有问题,这里说的是云南大理苍山上的茶树。云南其他地方有没有呢,应该有。

我们考察文献,需要看到古人记载的局限。在唐、宋,中国茶文化发展的高峰时期,云南的茶很少有记载,是因为当时属于另外的政权,唐是南诏,宋是大理。即便到了明代,见于记载的更多的还是和内地更近一些的高纬度产区,比如昆明、大理、保山一带的茶。至于滇南产区的情况,很难知晓。即使现代,很多大茶树的发现,也都是随着古树茶概念的兴起,大家的重视才逐渐为人所知的。

从李元阳的记载可以看出,大理的大树茶在当时还是很有名气的,我们今天到感通寺、单家庄附近去看,仍然能够看到茶树,但是没有那么大,而且是不是一个品种,还不好说。因为李元阳记载的,有可能是栽培品种,现存的则是属于“大理茶”的野生品种(当然,这个是栽培的野生品种,糊涂了?没关系,野生栽培这些概念本来就是让人糊涂的)。

那到了清代,普洱茶成为贡茶之后,滇南茶区逐渐为人知晓,像《滇海虞衡志》、《普洱茶记》之类的也都会提到茶王树云云。但大树并没有成为关注的焦点,古树茶真正被逐渐重视,应该是上个世纪末的事情。这个大家比较了解,这里就不详细说了。

从上面这些记载,我们大概可以看出一些问题,会对我们今天理解古树茶,这个产业良性发展有帮助。简单的总结一下。

一:古树茶的品质优异,这个不是今日的炒作,历史上无论是宋代的建茶,还是明代的苍山茶,只要提到大树,说的都是优质的茶品。

二:古树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曾经分布于不同的地区,后来在有些地区逐渐消失了。可能和品种变异有关,也可能和气候变迁、养护管理不当有关。

三:云南保存了大量的古树资源,弥足珍贵。一方面是云南古树所处的地区长期以来不为内地所知,基本处于自然野蛮生长的状态。一方面也是茶树品种的特性和云南独特的地域特征,茶树更容易长成大树。

四:对于今人来说,古茶树这样珍贵的资源,需要倍加珍惜。曾经拥有大量野生茶的巴山峡川一带,已经基本绝迹了;而名甲天下的古树建茶,已经彻底消失。云南的古树资源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古树的生命力有限,如果野生茶像唐代那样伐采,如果栽培古树像建茶那样长期的过度采摘,恐怕都难以持久。实际上近些年高龄古树因为人类影响死亡的例子并不少见。(本文来源:茗寿堂,作者:明洲)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