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生态历史(普洱茶历史与事实)

4月7日至11日,《普洱》杂志新媒体团队来到普洱市的多个普洱茶产区。在这里,属于茶山的春意盎然在眼前徐徐展开,茶园中许多茶树已经进行了一轮采摘,随之而来的杀青、揉捻、晒干……一个个普洱茶的初制步骤在各个初制所中有序进行着。这就是云南茶山的忙碌之春。

4月8日上午,我们在镇沅千家寨庄园品茶,下午驱车3个小时左右来到“千家寨爷号茶”之老乌山古茶山……4月9日,我们来到迷帝庄园及迷帝茶厂,还到访米地贡茶园……4月11日,我们从普洱市出发,来到恬静怡人的整碗村祖祥有机茶园示范基地……
一路行来,我们更深深地感受到普洱茶的魅力像是一个丰富的多棱镜,它的核心价值正是透过多面的角度灼灼其华,闪烁着难以遮蔽的光华。

一株千年古茶树的生态影响力

我们的直播之旅从镇沅县开始,这里被誉为“王的领地”,位于无量山和哀牢山之间的广袤山川中分布着八个知名的产区,而其中的“王”则是一株树龄2700年的野生大茶树,在它的统领下,八个产区构成了“千家寨爷号茶”。
千家寨庄园主题街区的千家寨博物馆里,我们透过模型去想象这株树高25米多,树幅22×20米的庞然大物,千年来屹立在古老的哀牢山原始森林之中。它与同样古老的森林共生,周围还有2.8万亩野生茶树群落,这些都有力地证明了茶树的起源在中国。

千家寨博物馆前直播进行中

我们在千家寨庄园的探访围绕着一杯茶而展开,来到千家寨八爷——茶山箐,“火塘边”茶人已入座,一泡清香宜人的春茶已经开汤。如《普洱》杂志社罗洪波社长所言,“以茶说茶,以山说茶,云南大山大水里的每片茶叶都有自己的特点。”而这些特点正是来自于茶树所生长的不同的生态环境。
在千家寨庄园里,我们从千家寨2700年野生古茶树出发,透过其生态价值的强大影响力,以丰富多样的传播媒介,扩大普洱茶影响力,丰富的“千家寨”茶文化内容得以不断输出,让更多人能够了解深藏在长山大水中的普洱茶。

生态茶园改造已经焕发新生

经过一个上午的奔波,我们从镇沅来到墨江的迷帝茶园,迎接我们的是云南普洱茶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太俊林先生。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一行近十人,首先去拜谒了藏在山洼里的迷帝古茶树。
散落分布的3、4株古茶树,树形都高大,根部直径在20厘米左右,据太俊林介绍,这些我们现在还能看到的古老茶树数量已经极为稀少,它们从很多次的自然灾害以及人为破坏中幸存下来,所以,作为我们这些后来者,更应该珍视它们,保护好它们。

迷帝茶园中幸存的少量古老茶树
《普洱》杂志社社长罗洪波介绍生态茶园改造
而沿着弹石路行进的过程中,我们还看到路边都是经过生态改造的茶园,它们顺着山坡一直延伸。据《普洱》杂志社社长罗洪波介绍,普洱市早在2008年即启动了大面积的茶园改造。将原先密植的茶树间隔挖去或间行挖去,减少茶树数量,同时,套种许多高大树木,让其成为遮阴树。如今,我们在茶园中见到的不少遮阴树已经长至十多米高,而其下的茶树们也长至近2米高。不仅如此,在茶园管理方面更是完全放弃了化肥农药,让茶树们自然生长。随着生态链的恢复,太俊林表示茶的品质也有较大幅度的提升。


云南普洱茶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太俊林讲解迷帝茶山的土壤情况
来到迷帝茶厂,鲜叶和毛茶的清香瞬间就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醉其中。太俊林向我们详细的介绍了他所探索和执行的普洱茶初制工艺标准,并毫无保留地展现给我们直播间的茶友们。
太俊林认为,制作普洱茶很重要的一点是搞清楚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消费者立刻喝到香甜美味的茶,还是为了长期存储转化?不同的目的带来的是不同的制茶工艺的选择。
随后,我们在品鉴区开汤冲泡2022年的迷帝茶,一边品鉴,一边更加深入地分享了关于迷帝茶的特点特色,以及它将会展现出来的转化潜力。确如太俊林所言,迷帝茶在甜柔中也蕴含着一种筋骨和力量,这种柔韧和醇厚也成为其未来转化的重要基础。

聊性正浓时,迎来了一场豪雨。雨水冲刷下,空气更加纯净凌冽,清风微拂,茶树上晶莹的水珠缓缓滴落……
我们在这里的结束直播,转战慕名已久的“米地贡茶园”。距离仅仅约30多分钟的车程之后,展现于眼前的又是一片处处青翠的茶园。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一块方形的界碑,据说此碑就界定了皇家贡茶园的范围,如今只留“永远铭记”四个大字尚可辨别,余下的文字已经漫漶不清。

普洱茶文化武汉传播中心负责人王媛介绍米地贡茶园留存的石碑

米地贡茶园位于云南省墨江县新抚镇界牌村,海拔1350米左右,目前米地贡茶园的核心产区占地约300亩,每年古树春茶产量非常有限。据普洱茶文化武汉传播中心负责人王媛介绍,所谓“迷帝”正是因为米地出产的皇家贡茶深深迷住了乾隆皇帝,据说,他曾说:“朕品茗无数,唯它色香俱全。”这样高的赞誉可以说在贡茶中也不多见,足见米地茶的美妙。而这份美妙正是扎根在片环境怡人清幽的自然环境之中。

无论是幸存的古老茶树,还是贡茶园中的错落生长的大小不一的茶树们,抑或是在老乌山中被人遗忘而撂荒的茶园,还是经过十余年生态改造样貌已经全然改变的茶园,他们都在雨后初霁的夕阳中,纯净、自然的微光里,让我们更能清楚地看到、感受到普洱茶的生态价值是如何真实的落在每一片茶叶中。

有机茶园——普洱茶生态价值的现代化延伸

这一次,我们没有长途跋涉,而是来到了距离普洱市仅30-40分钟车程的茶园。虽然距离很近,但是,感受却好像是陡然一个转身,跌进了关于恬静茶乡的温柔想象之中。
正值今日春光明媚,我们在茶园里开播,层层向山上延伸的茶树就是这个有机故事的背景。来自祖祥高山茶园有限公司党支部张毓宾书记和我们一起开启了这场有机茶园的漫游。

祖祥高山茶园有限公司党支部张毓宾书记为粉丝们解答什么是有机茶

说到有机茶,很多朋友往往会因为其种植的外在形态为“台地茶”而产生一些误解。其实,关于有机农业、有机认证等相关的专业知识,我们普通消费者还了解得不够。据张书记介绍,我们所看到的有机茶园看起来似乎和一般的台地茶园一样,但是这只是表象而已。有机茶园的核心在于通过重构完整的、自然的生态环境,实现产量的保障、病虫害的防治以及肥力的补充,让有机茶园能够长期可持续发展。所以,整个有机茶园的运作体系,涵盖了茶园中茶树的生长、遮阴树的选择种植、益虫的引进、有机肥料的制作,对外界污染物的隔离,甚至还有育种等等很多方面。

对于消费者所购买和有机产品来说,除了茶园种植阶段外,还有非常严苛的生产加工环节。正像张书记在直播时所介绍的那样,对于有机认证机构来说,他们对每一个环节都不会放过,甚至不会让他们公司的任何人插手,以保证结果的真实性。
在这样严格的认证规则之下,有机认证的有效期仅为一年,而这样设计的原因正是因为“有机”是一个动态管控的过程,它需要持之以恒地投入、不断创新和在漫长时间中的坚持。在这一份坚持的背后则是对过去仅仅追求高产的农业系统的再反思。农业,被重新纳入到生态系统之中,它重新迎接生态链上的各位成员,而人,已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祖祥有机茶园示范基地初心亭

在茶园中的初心亭,我们喝着有机茶,清新纯粹,柔美甘冽,清澈的风在高大的樟树之间脚步沙沙作响。在这一方小小的茶园里,我们陡然发现,纯净的彩云南,除了留存下来的大面积古茶园外,很多产茶区还具有非常优越的自然环境,远离工业污染,我们或许可以称之为“落后的幸运”,而这在某种程度上正与当代的有机农业理念相呼应契合。
所以,我们不妨这样设想:
大面积的有机茶园、生态茶园,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了安全纯净健康的茶品,支撑起产业的庞大根基;对名山名寨的古树生茶的追逐,则成为品茶的另一种乐趣;乃至于对熟茶的偏爱则构成了现代人健康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对老茶的探究也进一步扩展了普洱茶的可发展空间……

对普洱茶而言,对其生态价值的感受似乎是非常直接而清晰的,当我们离开都市,走上茶山那弯弯曲曲的公路时,其实就走进了森林,沿途散落的村寨仿佛是一个个世外桃源,步行前往的“茶园”里,茶树与高大的乔木混生,对茶山小白来说甚至难以分辨。而在茶园中穿梭,脚下是丰厚的枯枝落叶,阳光散落,小动物被来人惊扰后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不时传来……这样的场景在云南茶山已成常态。

镇沅老乌山茶山中的“小路”

与此同时,当代人汲取古老的生态智慧,提炼升华为一种“尊重自然、热爱生命、顺应规律”的思想境界,再以之为指导,将多种形态的茶园进行生态改造、有机改造之后,焕发出新的活力,展现出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图景和未来趋势时,普洱茶的生态价值也因此而延伸得更为广阔深远。

来源:普洱杂志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