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是怎么变成人类生活的必需品(茶是生命中的另一种美好)

“爱你就像爱生命。”

待所有的经历与过往,繁华落尽成云烟,再回首,会发现,茶里的时光,都是一种修炼,这一切会让我们变得坚强和清醒,如存老茶般,收藏安然,静候流年,变得醇厚。

一方陋室,亦能心静自如;一壶淡茶,仍品恬然生香。过简朴、精致、本真的生活,一本书,一壶茶,一餐饭,一件衣,一缕阳光,一丝清风。随性,自由,真我,自然。

生活的最高境界,不是坚守平淡,而是以一颗平和浅淡的心,安然轻放每一寸光阴,乐享每一份暖香。

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茶酒花。

一方陋室,亦能心静自如;一壶淡茶,仍品恬然生香。

过简朴、精致、本真的生活,一本书,一壶茶,一餐饭,一件衣,一缕阳光,一丝清风。随性,自由,真我,自然。

生活的最高境界,不是坚守平淡,而是以一颗平和浅淡的心,安然轻放每一寸光阴,乐享每一份暖香。

世上鲜少有雅俗共赏的事物,茶是难得的一种。

茶既可以是文人的雅事,也可以是俗人的茶事,只要爱茶,不论身份地位,坐在一起,只论茶。

人生就像一场旅途,有人干看着风景,有人拿着个茶壶。看风景的,怡然自得;泡茶喝的,乐在其中。

喝茶,让茶人比不喝茶的人,多了许多趣味,无论是养茶宠、养壶,还是斗茶、茶百戏,这些都是茶趣。

著名作家巴金喜欢喝茶,却不太讲究,家家户户都有的白瓷杯,就是他的茶具。泡的方法也简单,和农夫村妇一样,抓把茶叶,用开水一冲,味道自然也很一般。

而且,他喜欢把茶叶丢在书柜里,这样,茶水就有了油墨的味道,外人实在难以下咽。

好友许四海是制壶大师,实在看不下去巴金这样糟蹋茶叶。于是,他送了他一只自制的仿曼生壶,还专程从家里带了一套紫砂茶具,为他表演茶艺。

还别说,制壶大师确实有一手,用特别的手法冲泡的茶,还未喝,香味已经在房间里弥漫,巴金喜不自禁,一边喝一边感叹:

“没想到这茶还真听许大师的话,说香就香了!”一口气喝了好几杯。

这番体验,便是茶趣,巴金的存茶方式,也是他的茶趣。

茶看似一杯小小的解渴饮品,但仔细品味,却能发现其中趣味。

喝茶的人,周末自己喝茶是种趣味,邀请三五好友一块喝茶,也是趣味。在坐车时、公园里、草坪上,给自己泡上一杯茶,也别有一番趣味。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能把生活过得有趣味的人,往往都拥有有趣的灵魂。

茶之趣,趣如跳舞草,别看百花美艳动人,却独有它能舞动身姿。

明朝张岱说: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人生需有一癖好,才是完美的人生。

有癖好的人,更容易与人交往,以癖好相投的人,更容易深交。

爱茶,深深地爱茶,就是一种癖好。

老舍的癖好之一,就是喝茶,他认为“喝茶本身是一门艺术”,也喜欢一边喝茶一边写作,如果没有茶,喝多少水都觉得不解渴。

出国或外出体验生活,他都不忘随身携带茶叶。他在《多鼠斋杂谈》说:“有一杯好茶,我便能万物静观皆自得。”

一次,他到莫斯科开会,苏联人知道他的嗜好,特意为他准备了一个热水瓶。老舍颇为开心,赶紧泡好一杯茶,准备慢慢品。

没想到,刚喝了几口,一不注意,服务员端起杯子给倒掉了,老舍很生气:“难道她不知道中国人喝茶是一天喝到晚的?”

其实,这是东西方茶文化的不同,人家以为老舍喝剩了,很体贴地倒掉呢。

这点癖好,与许多中国人相似,也是外国人很难理解的。

别人爱包我爱茶,别人开玩笑说包可以治百病。我们却能认真地回答“适当喝茶对身体好”。

茶这一癖好,不喝茶的人难以理解,而爱茶的人却乐在其中。

爱茶人往往是既想与人分享好茶,又舍不得好茶,这种“小家子气”的模样,非但不会让人觉得不好,反而觉得是一个更真实的人。

静、雅、趣、癖。

能得静字,已不寻常;能得雅字,品味自高;能得趣字,生活自美;能得癖字,人自真。

真正爱茶就像爱生命的人,都具备了这四点。

爱上喝茶,开启更有趣、闲适的生活。

来源:莫道茶事,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