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茶文化和日本茶文化的差异(中国茶及中国茶文化)

我国茶、饮茶、茶文化,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时期,从周秦至汉唐,大致有一个从高门、佛门的清雅世界发展到广大群众凡世人间的普及过程。这个过程大约从汉代开始,历经三国两晋南北朝,而至隋唐。到唐中叶以后,经过茶圣陆羽的大力宣传推广,茶文化和饮茶风俗才在广大民间普及。

三、从阀阅、山门到凡世人间

从一些史料看,茶叶和饮茶,最初只是贵族豪门和佛道山门专有的,和一般群众不搭界。那时属于一种贵重的贡品、祭祖祭神的供物和阀阅人家待客的高级饮品,尤其到魏晋以后,是当时士大夫清谈风气的谈资佐料。比如,史料记载,晋朝宰相王衍,“终日清谈”,必有茶饮相待,有一个叫任瞻的北方士族,因中原战乱而过江,在石头城受到王丞相的宴请,席间“为茶为茗”,使他深受感动。晋朝另一个高级官僚王濛“好饮茶”,每有清谈客人来,“辄命饮之”,以至饮得客人满腹茶水,士大夫都怕他这种接待,称为“水厄”,即茶患的意思。魏晋南北朝时,奢侈风气大盛,人们都熟知王恺和石崇斗富的故事。但也有一些贵族士大夫想抑制这种歪风,有人便想出“以茶养廉”的新鲜主意:待客不再用丰盛的酒宴,而用清茶代酒,既表示自己的清雅,又示部下养廉之姿态。《晋书》记载这样一个故事:吴兴太守陆纳,有一次接待著名大族谢安。陆纳的侄子陆俶为体面一些,置办了一桌丰盛的酒馔,不想惹得叔父陆纳大怒,命他撤出酒席,仅以一般茶水和果品招待,客人走后,陆纳将侄儿痛打四十大板,责怪他不该如此奢侈,玷污了陆家的情操家风。东晋很有权势的大将桓温也提倡以茶代酒养廉,每次来客,他只用七样茶果接待。我国的风俗史家认为,魏晋清谈之风可以分为四个时期,在一、二期时,清谈家多好饮酒,喝得醉曛曛的,而到三、四期,清谈家就大多以饮茶作为助谈手段了。可见饮茶之风在魏晋士大夫世界里,是一种高雅的表现。到了南北朝时,由南方兴起的饮茶清谈风,逐渐传到北方中原地区。《洛阳伽蓝记》记载了一则有趣的故事:北魏的大臣刘镐,“专习茗饮”,每日与茶为伍,被北魏宗室彭城王讥讽为东施效颦,附庸风雅,故作姿态。这个例子说明到南北朝时,我国南北各地,饮茶作为一种风气已在社会上形成,这是应当归功于清谈家们的。

来源:世界茶文化图书馆,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本站作品均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分享交流平台,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为其版权负责。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